分享到:
 
 
當前位置: 首頁>>娛樂頻道>>娛樂>>正文
譚盾:感謝上海,讓我更大膽更勇敢更執著地追求靈感
2021年07月13日 11時31分   文匯報

譚盾(中)將攜手上海交響樂團演繹自己創作的《大地之聲》(為101件陶石樂器和交響樂而作)。 本報記者 葉辰亮攝

“每年夏天,都有許多嶄新的聲音從上海出發,前往全中國甚至世界。上海是我心中最偉大的城市之一,這個城市給了我很多靈感和機會,見證了我不少作品的誕生?!弊髑?、指揮家譚盾眼中,上海猶如他的第二故鄉?!吧虾<扔蟹浅I詈竦囊魳肺拿}也有極為國際化的音樂視野,它讓我更大膽、更勇敢、更執著地去追求自己的創作靈感?!?/p>

7月14日晚,作為上海夏季音樂節參演節目,譚盾將攜手上海交響樂團演繹自己創作的《大地之聲》(為101件陶石樂器和交響樂而作),以及勛伯格改編的馬勒《大地之歌》室內樂版本,展開跨越時空的中西音樂對話。在捷豹上海交響音樂廳,譚盾向記者展示滿地板的“瓶瓶罐罐”——它們是用采集自陜西、香港和臺灣的泥土制成的塤、號、鼓等陶土樂器。在譚盾執棒下,這些樂器發出既新奇又好聽的樂聲,即將激發聽眾的無窮想象。

用中國的陶土寫一部《大地之聲》,與馬勒的《大地之歌》展開中西對話

《大地之歌》是奧地利作曲家馬勒的代表作,作品采用詩人漢斯·貝特格的意譯詩集《中國笛》中的七首唐詩作為歌詞。勛伯格于1921年將其改編為室內樂,其中保留了聲樂部分的旋律和唐詩歌詞,精簡了原來的樂隊,演唱結構參照中國唐式古建筑的風格——以男女對唱形式為中軸點,視覺上極具對稱美,也使整首曲子更有平衡之美。

“馬勒以中國的唐詩為題材,寫出了《大地之歌》,那我為什么不能用中國的陶土,也寫一部《大地之聲》呢?”2011年,譚盾受到維也納格拉芬內格音樂節委約,為紀念馬勒逝世100周年而創作《大地之聲》,并由指揮家克里斯蒂安·雅爾維指揮維也納愛樂首演。這部作品又名《垚樂》,是繼《水樂》《紙樂》之后,譚盾“有機音樂·大自然三部曲”的最后一部。今年正逢馬勒逝世110周年,在上海夏季音樂節的舞臺,《大地之聲》將再次奏響,并與馬勒的《大地之歌》展開關于生命起源和生命歸宿的探討。

為了探索“大地”的聲音,譚盾設計用陜西黑土、香港紅土、臺灣白土及南陽的石頭,制成他的陶土樂器和陶石樂器?!澳嗤恋拿芏?、松軟程度不同,由它們制成的樂器發出的聲音也會不一樣?!弊T盾發揮了他的想象力,把這些充滿創意的樂器和交響樂隊融合在一起,共同演奏《垚樂》。樂手們通過吹陶、拉陶、彈陶、敲陶等演繹方式,發出一陣陣“大地之聲”。

《大地之聲》共分為三個樂章,第一樂章《致青春》以極簡主義的重復節奏型為特征,通過吹陶和敲陶,配以管弦樂的“土色”,穿插樂隊的嘻哈、搖滾節奏,好似大地在生機勃勃、充滿生命活力地震動,與馬勒《大地之歌》第三首《青春》對話。第二樂章以吹陶塤與陶笛為主奏加之雙音石磬,以中國古曲《陽關三疊》為旋律素材,與馬勒《大地之歌》第一首《愁世的飲酒歌》對話,孤獨而凄涼。中段是“陶體氣鼓”的激動華彩與對答,并將樂曲引為極戲劇性的展開部。第三樂章由石頭方鐘、圓鐘及雙音磬主奏,悠遠而幽靜,這些石頭樂器皆由譚盾與湖北編鐘博物館一同創制。這一樂章中更引用了馬勒《大地之歌》中第五首《春天的醉者》的片段,與音樂中的京劇色彩對話,像是李白的酒歌——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”的夢幻世界,展現出借酒消愁者如醉似醒的神態。這里是李白與馬勒的對話,更是譚盾在感嘆人類的生命與青春,也感嘆大地的悲愁與春日的醉境。

藝術家要比膽量也要比孤獨,希望為中國音樂特點歸納出世界通行的理論體系

在不同國度的音樂中遨游,從中國古老的文明中尋找靈感,譚盾很多作品的音樂語言都具有鮮明的中國特征。曾經有國際學生問他:“老師,你能不能用五線譜的記譜法或者鋼琴,把中國音樂的特點剖析清楚?”這是譚盾過去40年里一直面對的挑戰,也是他未來會繼續努力的方向。

“如果說西方音樂更多的是從和弦、和聲的物理結構衍生出旋律、節奏,那么東方的音樂則是有機的,在聲音媒介方面,把所有的聲音變成一種有機體、完整體?!弊T盾打了個通俗的比方,如果人類聽到的聲音是一塊蛋糕的話,“西方切成了do、re、mi、fa、sol、la、si,不同組合、結構形成協和、不協和的發展;中國的聲音就是一整個蛋糕,比如我們的京劇、昆曲,就打破了音階,是完全不同于西方音樂語言結構的組合方式?!?/p>

以這次上演的《大地之聲》為例,音樂呈現的不僅是自然的陶土樂器的聲音,還把交響樂的節奏、旋律、結構和中國有機音樂結合在一起?!爸袊魳泛苡幸馑?,是從大自然總結出音與音之間的關系、結構與結構的倫理?!弊T盾認為,在世界音樂史中,“西方音樂史學一直沒有留給東方音樂很多空間,比如我們東方音樂的起源、發展和特點?!睆奶嵘袊幕泴嵙Φ慕嵌?,譚盾希望把古老的中華民族的音樂藝術傳統,特別是“有機音樂”這個概念,演化成“未來全世界音樂學院、藝術學院,從琴童到音樂史學家都可以研究、學習、總結的理論體系”。(記者 姜方)

(責任編輯:盧相?。?/span>

關閉窗口

    主辦單位: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: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

    律師提示: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,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,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地址: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:0350-3336505 電子郵箱:sxxzrbw@163.com
凤凰彩票